刘姥姥—一缕风尘穿金过

细水流花,飞檐画角;繁华一梦,烟尽云散。在《红楼梦》中,万千角色将整个贾府的兴衰败落构造,无论是木石前盟,还是金石前缘,终究在那飞花中破碎。只有这一位人,穿百花过,染红尘去,却不陷红尘。她就是刘姥姥,她不比贾府万花皮囊美,也不是主角,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定格笑容取悦他人的“丑角”,但无论是在贾府的奢侈生活还是风尘仆仆的平民生活中,她始终都保持着一颗平淡之心,将世界纳于眼中,且行且智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她是一个村野老妇形象,家境贫穷,见识短小。但这并不妨碍她独立于贾府众人之外的为人处世方式。在生活困顿之际,她凭借着八竿子才打到的关系,向贾府求助。求助之路漫漫,却并不艰难,她很顺利地得到了帮助,甚至可以说是过去游玩了一番。一路走去,她显得与贾府众人格格不入,恰是这份难以融入的形象,将贾府这场繁华大梦影射,她的性格也因此显得丰富深刻。

四足鱼语录网

刘姥姥在入大观园后一系列的装疯卖傻、扮丑扮蠢,看起来搞笑异常,实际上是一个老妇人饱经风霜后磨砺出来的生活之道,有求于人便得委于人,刘姥姥深知这一点。文中描写了贾母给刘姥姥戴花的场景:贾母便拣了一朵大红的簪于鬓上。因回头看见了刘姥姥,忙笑道:“过来带花儿。”一语未完,凤姐便拉过刘姥姥,笑道:“让我打扮你。”说着,将一盘子花横三竖四的插了一头。贾母和众人笑的了不得。刘姥姥笑道:“我这头也不知修了什么福,今儿这样体面起来。”众人笑道:“你还不拔下来摔到他脸上呢,把你打扮的成了个老妖精了。”可以看出尽管众人在调戏捉弄刘姥姥,刘姥姥仍旧很乐意接受。她作为一个稀古老人,并非不知道众人是有意在捉弄她,但她仍旧表现出满满的自嘲,笑道:“我虽老了,年轻时也风流,爱个花儿粉儿的,今儿老风流才好。”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,刘姥姥戴花迎合众人,也是这个原因。在那封建礼教盛行的时代,贾府向来规矩颇多,但是却只适用在内部。刘姥姥作为一个乡下外来人,身份收不到礼遇,这是可以理解的;但在年龄上,她是符合封建礼教标准的。众人戏弄一个老人与礼教要求明显不符的,但这里没有有心之人。众人在贾府建起的思想“高楼”里活得欢愉,里面的人出不去,外面的人进不来。在戴花场面中,刘姥姥的低姿态与众人的高姿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也越发衬托出了贾府在这繁华梦中的沉迷。在文中,林黛玉很不待见刘姥姥,她说:“她是哪一门子的姥姥,直叫她是个‘母蝗虫’就是了。”但妙玉没说得这么直接,却更加嫌弃,让道婆把刘姥姥用过的茶杯搁外面,不要收进来。就连一向不爱表态的宝钗也大为赞赏“母蝗虫”三个字:“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。”终究是活在繁华围城里的少女,少不更事,三个不同类型的人,将整个贾府的基本面貌给显露了出来。刘姥姥却是心如明镜,洞悉繁华,奈何求人,怎可用自己的农妇之道去教育这些官家女子,只好以笑容相陪,越发显得刘姥姥的悉查人世之能。

刘姥姥既有着乡村人的纯朴又有着活在大观园里的人没有的大智,如刘姥姥吃鸽子蛋时的描写:“刘姥姥拿起箸来,只觉不听使,又道:‘这里的鸡儿也俊,下的这蛋也小巧,怪俊的,我且得一个儿。’”看起来是乡下人的俗言俗语,实不然则将当时百姓的贫苦生活揭露得刺眼,刘姥姥不认识鸽子蛋,误认作鸡蛋,当鸽子蛋掉在地上,姥姥说出了一句寓意深刻的话:“一两银子,也没听见个响就没了。”逗得众人发笑,满满的笑意充满了讽刺意味,他们以上位者的姿态来看这不识蛋的老人,丝毫不知人间疾苦,虽活在人间,却活似神仙。而刘姥姥的生存之道就是这样,即便在富贵的贾府,也难以掩盖她作为庄稼人纯朴勤俭的本质。生活的智慧之道,刘姥姥比小说里的任何一人都要清楚。当众人吃螃蟹的时候,她也计算着:“这样螃蟹,今年就值五分一斤。十斤五钱,五五二两五,三五一十五,再搭上酒菜,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。这一顿银子,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了。”多么俗气的话,充满了市民气息,大观园里的富贵人哪听过这些,只管饮酒食味,刘姥姥的这一番话,脱口而出,足以见得她对生活的精打细算,但丝毫没有在众人心里留下痕迹。这一顿,是大观园的日常一餐,也是刘姥姥这类贫苦百姓一年的光景,除了刘姥姥,还有谁知道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滋味。

刘姥姥是个心善的人,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”,她从来没有把贾家给她的难堪放在心上,在贾府倒下之后,万红飞散,千苦万难,没有人愿意与这个破败的大家扯上关系,刘姥姥却雪中送炭,到牢狱中去看望贾府众人;在王熙凤“托孤”的时候,刘姥姥仍旧非常客气,丝毫没有看不起她们身在牢狱之中的落魄样子,毅然接受王熙凤的请求,并耗尽家财在南渡瓜洲将巧姐赎回。刘姥姥是一个值得钦佩的人物,虽处小位,但有大义。在贾府水深火热中伸出援手,虽然顾及的范围很小,但也是尽了自己的能力,与贾府酒肉互友的豪族宾客相比,说是云泥之别也不为过。

在大观园吃酒时,刘姥姥说了一句行酒令“大火烧了毛毛虫”,下里巴人的语言却暗含着道破人生的寓意。当初,贾府里谁也不会想到硕大的贾府会被小人放的“无名大火”给烧得灰飞烟灭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繁华的围城太过高大,没有给贾府众人出逃的机会,而刘姥姥作为一个旁观者,是最早看破这浮华真实面目的人。

刘姥姥,她是一个不着眼的小人物,在富贵权威下求生活,却自在心安;她是生活的智慧使者,在红尘中穿梭,却不迷恋;她是繁华中的一股清流,倒映幻影,清水涤浊,善良,坚韧,感恩,成就了她丰富正派的性格。作者:候祁福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QQ:329749797:四足鱼 » 刘姥姥—一缕风尘穿金过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