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条路我要走到“黑”

中考成绩出来那天,我和弟弟站在车站等答应亲自来县城接我们的父亲。车来人往,杂闹的声浪里我晃了神,父亲来了许久我都没有发现。

“哥…,哥”

我慌忙“哎”了一声,不敢去看父亲,弯腰要去拉行李。

“哥,要不我和爸回去,你去…”我瞥了一眼旁边那辆五羊125摩托车,“之前承诺的,赶紧得,别人要发车了”说完我老练地拍了拍车垫上得尘土,连人带行李跨上车。弟弟招呼了一声父亲,扭头钻进一辆观光花车里。

父亲进了几档,把车速提了上来,我刚抬头要去看后视镜便撞见父亲也看着自己,赶紧把脸撇开来,但心里不由升起愧疚。

“阿语,这些年,家里的大小事你没少干,没考上重点爸不怪你。”我在后面轻轻应了一声,想想等会要走的好几里颠簸山路,便没有去接话了。没考上的悲愁配合着一路颠簸,我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,父亲的话逐而消散在耳际,一下便跌入荒年的记忆里。

关于弟弟,至小便黏在我的身后,从山野土岗到荷塘虾蟹,都是我们童年的乐趣所在,但弟弟不小心把腿摔折了,至此弟弟便不再像以往一样打闹,多半时间都待在家里跟爷爷写写画画。但孩子的世界永远会像万花筒一样,充满新的惊喜和天地,一个美好结束后会有新的接踵而至。

四足鱼语录网

新天地简单得像稻田里的一株稻苗,但总会收获满满。后山的坡下马路上过往的车子,像不停歇的电影一般,无论我们什么时候开心了,天气好了,想去了,它都在,从来没有缺过一场。汽车我们自然不懂,看的都是从未见过的各式车子,偶尔会遇到那些贴得特别颜色绚丽的logo,都会引得哥俩阵阵欢呼。但我们最想看的还是客车,再而便是路过的景区观光车,因为那上面总是坐满了人,每个人脸上又写满了故事。那些带着笑或愁一划而过的匆旅,有风尘倦客,也有满负憧憬心存远方的人,他们的一切仿佛都是未来的我们,只是中间隔着一段时光。而在敞篷的花车上,这些人永远都在笑,像雨后的蛙声,响彻在我们整个童年。风带着祖国的山河风光从他们指尖滑过,竟也有一种一夜看尽长安花色的快感,他们的笑里给我们一种生活的力量,这也正是我们最喜欢的原因。渐渐地,弟弟和我把能坐上一次花车作为了理想,还把他告诉了父亲,对于当时的父亲来说,掏出十几块钱来似乎也捉襟见肘,但还是一口答应下来,只要谁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,便让他坐一回花车回家。儿时的我们梦寐以求,谁也不会想到十几年的时间会改变多少东西。

有些天真,因为世事落得千疮百孔。十几年后的花车已经不再是刚需,但父亲依旧兑现了承诺,而现在的花车少了大多实在意义,多出来的是象征两兄弟完成当年信誓旦旦许下的承诺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弟弟已经在旁边叠齐了被褥,看到我醒来喊了我一句。我撑着沉重的的身子扭头去看时钟,发现已经破晓,“怎么这么晚了?”弟弟没能立即回应我,顿了一会说道,“爸说你在车上睡着了,怕吵醒你,就没有走山路,多花了几个小时,多绕了几十公里公路…”

我心里”哐当“一声,顺着窗外照进来的光亮,看着蹲在灶门下的父亲,闪烁的柴火光亮照得父亲的脸庞有些红亮。

父亲的“做人如水,做事如山”一直影响至今,这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它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消极缓慢而停止。那些年的失败成为了如今的下酒菜,在回忆的路上熠熠生辉,父亲把那年对我的鼓励写在了那几十里多出来的路上,而这条路,如果可以,我要一直走到“黑”!作者:胜利者老奶奶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QQ:329749797:四足鱼 » 这条路我要走到“黑”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