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封家书

刷藏青色漆的小方桌,边角微微掉了漆。桌上一款样式老旧的手机,方格大小的屏幕上有一封信息,长长的文字,诉说着不能讲,不能想却又不能忘的情谊。这是一封家书。

屋檐滴答着水珠,落在青砖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潮湿的砖瓦隙缝之中,长出湿润的青苔。一直黑白相间的花狗,蹲坐在一株绿植旁,伸出粉红色的舌头,吐出温暖的热气。是午后的时光,空中飘起几丝细雨,给这慵懒的南方小镇,带来几分生动。

我在小巷里穿梭,听脚底与青砖碰撞而发出的动听的声音。我轻轻的哼着歌,我想用轻快的脚步表达我的欢愉,我想大声的诉说我对这地方的喜爱。忽而在停转的脚步之间,瞧见了一扇红漆门,门微微敞开,从敞开的空间向里望去,瞧见了一口瓦缸,缸里的荷花微微谢了,有莲蓬渐熟了。我想去摘那莲蓬闻一闻那清香;我想用莲房去逗一逗那花狗;我想走上前看一看小狗湿润的眼睛。瓦缸旁边坐了一位穿白色布制衫子,带青色帽子的阿公。阿公对面的摇椅上,躺卧着一位阿婆。阿婆头发花白,穿干净的花布中袖,黑色裤子,没有穿鞋却套了一双白色的袜子。

我瞧着他们,忽而想落泪了,手微微颤抖,却说不出话,只能愣愣地瞧着他们。

四足鱼语录网

阿公手里有一部老式手机,苍老的手指,慢慢按着手机的键盘,戴着老花镜的眼睛微微眯着,仿佛正在仔细阅读手上手机中的信息,依稀听见他的声音:“囡囡说夏天太闷热了,想吃莲蓬……。”阿婆听了,眼中一亮,伸出手指指了指瓦缸,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。阿公掏出手帕擦了擦阿婆嘴边的口水,笑道:“知道了,等莲蓬熟了,我们摘下来等囡囡回来。”随后又低下头来,或快或慢的读着手中的一封家书。

我站在门外,瞧着门内的一切,却不能说一句话,走一步路。忽而阿婆抬起头来,瞧见了门外的我,睁大了眼睛,用手指向门外,嘴里又发出呜呜的声音。阿公转过身,是熟悉至血肉里的模样,眼中有令人落泪的和蔼的光芒。他用我曾听过无数次的雄厚又沧桑的声音唤我:“囡囡……。”而我一字不能说,一部不能动,眼泪决堤而出。

月色褪尽,大梦乍醒,寂寥无声。

夜色渐渐又深了,我坐在书桌前,昏黄的灯光洒在书桌上,我想写一封家书,却无从写起:我想寄一份家书,却无处可寄;我想念一封家书,却无人可听。于是只能独自坐在这桌前,落了泪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QQ:329749797:四足鱼 » 一封家书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