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达真相一直是让人痛苦的事,所以我偶尔也会在真相面前闭上眼睛

让世上的关系变得平和的,比起真相,更多的时候是谎言。谎言会缝合暂时的矛盾,使不安沉睡。真相比谎言更让人难受,所以大部分人都想避开真相。传达真相一直是让人痛苦的事,所以我偶尔也会在真相面前闭上眼睛。 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,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,所有失去的,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