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风耽美虐心段子

古风耽美虐心段子:
 
1、柳树下,黄袍男子手捧着一朵浅色落花。
目光温柔,嘴角绽开一抹笑意,带着明媚的忧伤。
葱白的手指抚摸着淡白色的花瓣,悠悠的叹道:“你这是讨厌我到连看见我都觉得痛苦么?”
手掌摸索着桂树粗糙的树干,恍惚间眼前是那人的笑脸。
恰如桂花的香气,一点一份,映在他的心间。
他微微又笑,感受着太阳炙热的生机,掏出匕首,反手一插,胸前血红色弥漫。
“你不愿见我,可是我舍不得你啊……那么,咱们便融为一体好不好?”他轻轻的在树下呢喃,嘴角挂上了最后的笑容。
风吹散了他最后的声音。
 
2、狂风怒作,雨自天际漫下。
一玄衣少年手执油纸伞,双眼直视,走过狂人酒肆。
伞上精心绘制的莲花在昏暗的天幕下缓缓盛开。
“嘿,不来躲雨么?”酒肆里抱着酒壶的青年热心的向少年喊到。
“不用了!”少年的嗓音如清泉般,又似黄鹂那样的清脆。
青年摇摇头,继续喝酒。
少年执伞,默默向前走。
耳边是雨落下的声音,是风怒吼的声音,是雷劈开天幕的声音。
而少年却如幻听般,再次响起了青年的声音,“无论如何,哪儿怕我是忘了酒的滋味,我也不会忘了你的!”
少年回头,狂人酒肆在视线中只剩下一个黑点。
少年自嘲般笑了笑,握住油纸伞的手泛着白色,他早该知道,那人已经忘了他。
他也早该明白,他一介凡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孕育那人的麒麟族相比的。
转过头来,继续向前走,同样的出现在那人的面前,可是,早就物是人非了。
眼前是一座断崖,少年义无反顾的走着,直到消失在地平线。
他早就决定了,不过是一死而已。
只是可惜了那段未完的情。
 
3、天牢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。
在没有阳光照射的最深处,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静静的躺着。
一个狱卒从腰带上解下钥匙,打开了门锁,放进了一碗还带着肉丝的新饭。
肉的香味吸引了别的囚犯。
他们顺着香味看去,怜悯的看着血肉模糊的少年。
铁链的响动惊醒了昏迷的少年。
他不安的眨了眨眼,鼻子动了动,向饭碗看去。
从饭碗旁的鞋子向上看去。
狱卒很绝美,美得不像一个男人,更不想个狱卒。
少年努力扯了扯嘴角,向狱卒笑了,依稀可以看出毁容之前并不逊色狱卒的容颜。
“林大哥,对不起。。。”少年小声的对狱卒说,“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。。。”
然后,忍着全身上下的伤痛,捧着饭碗,一口一口的吃着。
闭上眼,默默怀念起了自己的一生,在心里默默的感叹,帝王无情。
狱卒走了,天牢里没人知道那个突然出现的狱卒是谁,也没有知道那个狱卒又为何成为狱卒,更没人知道那个狱卒为何又要来了就走,只为送一碗断头饭。
少年也走了,在狱卒离开后不久。
那时他还捧着未吃完的饭菜,嘴唇青紫,显然是中毒之兆。
他不过十六岁出头,而他的一生却又是充满了戏剧性,从重臣之子到罪臣之子,从世家公子到青楼小倌,从帝王男宠到如今的戴罪之人。
可惜,他已经死了。
 
4、今日是他的大喜之日。
一袭红袍衬得他俊美无双。
耳边是不绝的恭维声,他浅笑面对,游刃有余。
这时,一个黑袍男子走近了了他。
男子轻轻的说道,“祝你幸福。”
他不在意的点了点头,错开身,与丞相之子客套。
黑袍男子抚着跳动的心微微一笑。
嘴角滑下一丝暗红,身体摇了摇。
他扶住黑袍男子,面带担忧之色,亦如往昔。
黑袍男子张了张口,问道,“你听到什么声音了么?”
他摇摇头,未做声。
黑袍男子笑了笑,唇边的鲜血带上了凄美的妖异。
“或许我听错了吧?”黑袍男子自问自答道。
然后挣脱开他的搀扶,转身走了。
怎么会听错呢?那是他心碎的声音。
 
5、晴空碧日,万里无云。
御花园枝繁叶茂,呈现出生机勃勃之态。
他的手轻轻的拂过牡丹的花瓣,黄色的衣摆撩起心旷神怡的香味。
唇角微翘,俊美的脸上勾起一抹动人的笑意。
他抬头仰望天空,心中盘算着那人归来的时刻。
午时已到,阳光明媚。
他孤单一人坐在十里长亭内,脸上笑意弥漫。
突觉胸前一痛,耳边却是那人熟悉的呼吸声。
他微微低头,紫色的锦袍上已是鲜血淋漓,张了张嘴,最终是闭上了仍带有震惊之色的双眼。
那人漠然的拔出匕首,留下他尚有余热的尸体。
有什么好说的呢?是他太傻,爱错了人而已。
一国之主太轻率的后果也如同普通人一样,不过一死罢了。
 
6、茫茫的雪山白的刺目。
自从从修真界传来雪狐的血可以延长寿命以来,这里的雪狐就被大肆屠杀。
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身着白衣,慢慢走在雪地上。
头上顶着两只白色的狐耳,少年是最后一只雪狐了。
少年也是雪狐王,天生的王,可惜他还未长大。
身后是倒下的俊美男子,血在洁白的雪地上盛开成妖娆的花朵。
一片光华后,俊美男子变成了一只雪狐,被皑皑白雪覆盖,和少年一样消失不见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报告将军,有人偷窃!”
“偷了什么?”
“报告将军,一只烤鸡!”
“……把人带过来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
一个衣着破烂的少年被被带到将军前。
少年的墨发垂到了地上,他低着头,手里紧紧的攥着烤鸡。
将军心想,自战争以来就有不少孤儿来来军营偷东西吃。
于是看向少年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惜。
将军摸摸少年的长发,柔声道,“你若是还想吃烤鸡,便随我留下吧。”
少年抬起头来,水汪汪的凤目里带着懵懂和天真,却掩不去欣喜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……”
“我叫你星河好不好?”大掌抚摸着少年的发顶。
“……”
“你不说话便是默认了。”说着,将军把少年揽进了怀里。
从此被疑似是哑巴的少年和将军住在了一起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将军受伤了,右胸被敌人划开了口子。
那天敌军突袭,全营都处在慌乱中,没有人顾上和将军住在一起的哑巴少年。
将军被抬进了军医的帐篷,他只觉得一阵慌乱,问道,“星河呢?”
“报告将军,应该是在帐里。”
“把他带来!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报告将军,他不在了。”
“去找!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星河,你在哪里?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
很多年以后,少年已经长成了俊美的男子。
继承了雪狐天生的妖艳。
那时已经改朝换代了无数次。
他为了手刃仇人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王。
也许是他的杀孽太大,他的飞升天劫居然是九重天雷。
绕是他的血脉也无从抵抗。
在他魂飞魄散的前一秒,他想起了将军,他记得将军的怀抱很温暖,他记得将军叫他星河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QQ:329749797:四足鱼 » 古风耽美虐心段子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