班级腐段子

班级腐段子:
 
1、晚修第二节上课的时候,小清跟我说一群男生聚在班门口最边的地方【我们教室现在就在整层楼最边的地方】群屌。我当时就震惊了,小清你节操呢……跟某个叫工口的猥琐大叔一样扔垃圾桶了吗?但是我很淡定地问:“群屌啊,那你是当总受吗?”小清很不解,我跟他说:“既然是群屌,那总得有个被群屌的对象吧?是你当总受吧?”他顿悟了【他懂神马叫攻受,或者说全班男生基本都懂……】,然后没说话,过来不久才说:“唉……怎么样我都是被搞的那一个啦。”我狂笑着拍他的肩膀:“小伙子很有自知之明嘛!”他就不乐意了:“罗X杰也总是被搞啦!”噗,小清你是不乐意自己当总受硬要拖小杰下水么?不过小杰真的总是被搞就对了……
 
2、今天上化学课,老师让渣攻班长和艺源上去讲台做实验,就是用酒精灯把试管里的水煮沸了而已啦,当艺源做完实验之后,把试管放到试管架那里,因为试管很烫,他不知道怎么把试管夹取出来,渣攻班长就捉住他的手直接松开试管夹。坐我右边微腐的文文顿时发现问题:“问什么他要捉住他的手啊?直接说不就好了。”我顿悟了……看来有时候微腐更能发现JQ啊……
 
3、这个礼拜开始,我们初三第一节课下课都要进行体育锻炼,一天跳远一天跑步,大家都知道,跳远完第二天就会肌肉酸痛,每次放学都能看见一堆人“孕妇”状地摸着腰扶着扶手下楼梯。今天渣攻班长就扶着腰很难受地坐下,忘了是文文还是贤贤说:“喂你怎么了?跟鹏鹏做太多了吗?”我当时喝水呢,差点就喷出来了,要不要这么直接啊……渣攻班长回了一个更牛X的回答:“是啊,但是他腰更痛呢。”节操什么总觉得在我们班大家已经都扔垃圾桶去了呢……
 
4、我们来说说我们班的“基佬”吧,“基佬”是他的绰号,真名就不说了。基佬怎么说吧,和工口比起来,或许他的节操下限也没好到哪里去。基佬很瘦,真的很瘦,他175的身高,体重44公斤,那腰,那腿让无数女孩子羡慕嫉妒恨啊。
有次基佬坐在“肥涛”的大腿上。(肥涛体重为90公斤)坐着坐着就不安分,在那里动来动去,嘴巴里还发出“嗯嗯啊啊”的音效,我吐槽道:“基佬,乃节操下限哪里去了?”他答:“节操下限?那是什么?
 
5、然后再来说小清,小清是全班最矮的男生之一,而且他经常被那些高大的男同学调戏欺负也就算了啦,连小凯哥和阿智这种和他一样受和矮的男生也能欺负调戏,尼玛他还不反抗啊!!偶尔反抗也是那种炸毛式的,比如:“哎呀!不要搞了哇”“你烦不烦啊!”萌的我一脸血啊一脸血!!
以前小凯哥和他同桌,小凯哥就挑起他下巴调戏,现在和阿智同桌就被阿智抱住调戏欺负,小清你给点力行不行啊???!!!还是说你要往炸毛弱受(什么纠结属性?)这方面发展么?
 
6、我们来说说我们的渣攻班长,死渣攻具备的渣攻的最大特质:花心。
这会儿去勾搭小凯哥,这会儿去调戏小杰,这会儿去欺负阿鹏,总之他的渣攻这个词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他以前和小凯哥感情不错,小晴就猜想:“唉唉,渣攻这次会不会安定下来了。”我预言:“渣攻和乖乖受是没有好结果的。”不然,他们一不当同桌了,感情立刻散了,渣攻只不过偶尔去调戏下小凯哥罢了,小晴感叹:“果然渣攻和乖乖受是没有好结果的啊。”
 
7、我们这边喜欢把打扫卫生叫作“搞卫生”。我们班主任特变态的要求我们值日组长把每天的值日情况登记起来。我就顺便弄个表格打勾的那种。有些组长很敬职的写的很详细,卫生做的到位就会写上“已搞”和具体表现。有次值日情况不错,很多人都到位了。阿智是卫生委员,拿起一张登记表给我看:“哎呀你看多厉害!一整列的已搞,已搞。搞基啊他们。”好吧我承认我不淡定的笑了。
 
8、我们语文课讲《岳阳楼记》的时候问:“滕子京和范仲淹是什么关系?”大部分同学都回答好朋友。忘了是肥涛还是基佬大喊好基友,跟着越来越多人起哄喊好基友。。。老师赶紧说:“恩,是好朋友。”在严厉的语文老师面前你们都敢这样!你们到底对基情执著到哪种地步啊?!!?
 
9、老师最近一次调座位说不可以提出异议,这都是老师精心安排的。然后肥涛不满地喊:“老师我抗议,我初一到现在都是跟耗子同桌,都没换过啊!!老师一笑:“嘛!这不就证明你们有缘份啊?”老师,难道你已经被我们带腐了么老师?
 
10、我之前最看好的CP就是学习委员江生和他同桌朗朗,朗朗你碰他的东西他没多大意见,但别人碰江生的东西他就会生气地不让人碰。而且江生讲什么他就听什么。不过可惜啊!不再是同桌之后,感情就疏离了,尤其是江生被团支书(女)缠的非常紧。啊啊啊啊啊!!!小三什么的最讨厌了啦!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QQ:329749797:四足鱼 » 班级腐段子

赞 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