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风腐段子

古风腐段子:
 
1、“公子好雅兴。”
来人软软倚于雕花栏杆,眉目间风情毕现,瞥了眼案上精致酒菜,笑言:“春宵苦短,何必这番周折。”
那公子淡淡开口:“坐。”
他笑的轻佻,攀上那人颈子,呵气如兰:“公子要小人坐于何处?”
那公子扣住他纤纤楚腰,细长手指滑入薄衫,轻捻茱萸,魅惑低语:“炙热之处。”
 
2、第一年,魔教教主初遇大侠,那人正气凛然拔剑相向,他冷笑:“伪君子。”
第二年,一招之差败在大侠剑下,求死,那人却不杀他,他嗤道:“还算君子。”
第三年,走火入魔险些丧命,那人倾力相救,他微微皱眉:“的确君子。”
第十年,清晨醒来,浑身酸疼,他咬牙大骂枕边的人:“枉为君子!”
 
3、武林各派围攻魔教,魔教教主与武林盟主酣斗一百回合,不敌,纵身跳崖,盟主提剑追去,亦跳崖。
从此江湖无魔头,盟主也一去不归。众人惋叹,遂立碑颂功。
十年后,两个布衣打扮的人路过此碑,一人怒道:“你有碑!我亏了!”
另一人笑道:“我有碑,你有我,因而都是你的——你赚了。”
携手远去。
 
3、他知道今天是他大喜之夜,他一脸愤然地奔向青楼,凭啥就准你玩女人,小爷我也能玩女人!
正和歌妓把酒言欢中,他穿着大红喜袍冲进,顺势将他抱入怀中,眉间微皱:“你不来婚礼怎么开始?客人都等你半天了。新娘服我穿了,别闹脾气,走吧,乖。”
怀中的他这才咧开嘴,露出奸计得逞后的淫笑。
 
4、京城酒楼。
“你说端王府无一侍妾是真的?”“是啊!已过而立却未收女眷,只可能是…不能人道!”
包间内男子听着外面的谈论,手拿茶杯打着圈,面上浮着一丝玩味的笑。旁边影卫却面露赧色,“王爷,您别在意…”
“我为何在意?而且…”男子起身勾住侍卫的下颚,“你知道我可以的,不是么?”
 
5、夜深了,他本还手执医书翻阅着,闻皇上龙体不适急传御医,便带上医箱径直而去,不疑有他.然眼前之人分明生龙活虎,哪有半分病态?无奈地推推身上一身明黄的人“皇上,您不是龙体不安吗?”皇帝不起身,反而极其旖旎地在他颈上啃咬,又在他耳边轻声调笑“朕心火亢盛,正需要你为朕,清热泻火…”
 
6、他自小顽皮,仗着有师兄为他善后更是四处闯祸.彼时师兄大婚,他心里难受。又听闻那姑娘心有所属,早就与人私定终身,他本就不愿婚事顺利进行,便偷偷放了她,心想,【新娘都跑了,看你还娶谁!】冷不防听得一声轻笑,背后贴上一具温热躯体.“师弟,放走了人,你可曾想好要如何赔我一个新娘?”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QQ:329749797:四足鱼 » 古风腐段子

赞 (1)